跳至内容

也许本来就不用做什么

2021年5月14日至16日,奇点艺术节(Singularity Plan Festival)首度登陆上海。幕间休息联手艺术家小龙花于本次艺术节上首发mini《大迁徙 The Massive Migration》。“大迁徙”一词出自于小龙花的同名绘画长卷,以及他持续多年的同名系列装置艺术创作。

《大迁徙》的编辑设计过程中,作者与音乐人小老虎(J-Fever)也完成了首次跨界合作。在作品正式面世之前,幕间休息对小龙花、小老虎以及书籍设计师吕旻做了一次简短的采访。

Q1: 请问这次创作的背景是怎样的?

小龙花 :《大迁徙》系列作品始于2016年,很多年前我就频繁的出没于各类市场,逐渐形成了收藏杂物的习惯。这几年间上海老城区拆迁在加速,这些废墟也成为了我重要的搜罗场所,这些老旧物件初始的属性伴随使用者的消失而磨灭,但对于我来说,它们又是神秘的,并且展现出了雕塑的美感。

对于它们的观察让我想去绘制一场壮丽的大迁徙图景来表现那些逐渐消逝的空间和记忆,我试图模糊人、动物和物件形态之间的边界,这一大群在遗忘的鼓点里蹦蹦跳跳一瘸一拐的走向一片五彩的沙漠。

Q2: 这部作品在过去几年中,实际上已经在日本和瑞士相继展出。可以简单谈介绍一下巡展的经历吗?

小龙花: 《大迁徙》系列的创作分为雕塑和绘画两部分。在2019年受熊本市现代美术馆的邀请参加了《魔都的鼓动——上海当代艺术的腾飞》展览。这是雕塑部分的作品完成后首次完整的展出,我目睹这些角色被小心的装箱飘洋过海开始了一场真正的迁徙。

《大迁徙》绘画的部分通过网络完成了“瞬间移动”,以影像装置的方式在瑞士的《IMPORT⇄EXPORT/输入⇄输出》展出。展出前我与策展人一楳讨论借来了两台监控显示器来监视这场迁徙。布展时我请她从山里找来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阻隔在两台平置于地面的显示器之间。

大迁徙在“魔都的鼓动”展(熊本现代美术馆,日本,2018年)
大迁徙在“IMPORT⇄EXPORT/输入⇄输出”展(La Rada, 瑞士,2019年 )

Q3: 还有一位一直在关注“大迁徙”动向的人,是音乐人小老虎,因为参与策划过程,我们第一时间听到了样带,配合着观看你的《大迁徙》长卷作品,有着奇妙非凡的体验。请问是什么契机促成了你和小老虎的合作?

小龙花:有天老虎来我工作室,当时我正拿到吕旻设计的《大迁徙》打样,这一回打破了书的形态以CD的包装形式出现。老虎觉得这太有意思了,我说如果里面真有音乐的部分那就太好玩了,他立马回答:“那我来为大迁徙创作一曲吧!”

Q4: 哈哈,最后可不只一曲,小老虎一口气拿出了5首歌。那么请小老虎来谈一谈“大迁徙”吧,你是如何看待这部作品的呢?

小老虎:印象中从我和龙花熟识起来,时不时去他的工作室拜访,大迁徙里的这些小家伙们就都陆续存在了。我眼见他们越来越多,对他们充满了好奇,又不知道他们是从哪来的,要往哪去,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龙花披肩长发,很有型的胡子,会让我有时候想到上帝,这些小家伙像是他的造物。而我想像当他从上海的那些消失的角落里遇到他们的一个个部分时,定没有造物的傲慢,只有发现生机的眼睛。心里有生命,才能创造生命,才能让这些小家伙有了自己的蹒跚,踏上了大迁徙的道路。我只是加入了这个队伍的一个游吟者,更多的时候甚至不是在唱,而是在听他们的七嘴八舌。

小老虎在“即兴是闭嘴的前奏”现场,演唱为《大迁徙》创作的歌曲“但是我们该走了”
(homegrown自家种,上海,2021)

Q5: 不知小龙花第一次听到小老虎的创作第一刻的感受是怎样的?

小龙花:小老虎对大迁徙的解读和演绎超出了我的想象,他将《大迁徙》的维度拉的更大,同时关照到更细微,让我强烈感受到了文字构建万象时异于视觉创作的表现力!伴随着音乐,这些傻乎乎的角色活了起来,也通过老虎的歌词精准的唱出了作品的核心“也许本来就不用做什么”。

大迁徙小老虎

1.先让情感回到风中 2’49″ 2.再让金属从树上爬下来 3’31″ 3.于是到处长满了肉 4’08″ 4.虽然每一滴雨都不相同 1’53″ 5.但我们该走了 5’38”

Q6: 想问问小老虎,为一幅绘画作品创作音乐的过程,是不是在你的创作中也是比较独特的经历呢?你与小龙花的这次合作与以往的创作中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小老虎:我是一个画面思维的语言作者,而我完全不会画画。龙花的创造力一直让我惊异,他的认真我更是敬佩。我喜欢在他描绘的世界里散步,走着走着就全是灵感,完全不感到费力。我知道,这旅程刚开始,我还想一直在他的脑袋里呆着。

吕   旻:小龙花刚刚提到工具被赋予的意义正在消失,在“但是我们该走了”这首歌中,小老虎唱到“没有人记得该和我们一起做什么”,这种视觉和听觉的默契合作太美妙了。事实上小龙花的画对我的设计又有着很大的启发,《大迁徙》的封面采用了一组手工大理石纹纸图案,这些犹如生命组织的图案出自书籍装帧师钟雨之手。我希望用这些恣意流淌的图像去表现意义在物体上的流动性。这个设计实际上也是一种设计与装帧的跨领域合作。

包裹着《大迁徙》的大理石纹纸图案来自钟雨的创作

Q7: 今年小龙花还有其它跨界的合作吗?

小龙花:今年我更多尝试与身边的创作者朋友们互动。与吕旻的合作在持续、与版画艺术家Nini Sum成立了艺术组合“尼龙”、又与小老虎借《大迁徙》玩儿了一把。这让我越发觉得艺术家之的互动有助于突破自身的局限激发出更多的可能性,这些合作让我在2021的上半年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与幸福。

Q8: 这本《大迁徙》的结构并非是书籍的常规形态,除视觉呈现之外,还有一张CD唱片,你们三个人如何来界定这部《大迁徙》?

小龙花:从2018年起我一直与吕旻在探索《大迁徙》出版的可能性,今年吕旻给出了最终版本的设计方案,实验性的打破了书的形式,巧妙的将画面灌入了CD包装的中,这也和《盲人摸象》的黑胶尺寸保持了系列感。也正是因为模糊了书与唱片的概念促成了与小老虎的合作,老虎基于《大迁徙》给他的感受创作了5首歌曲。由书转变成CD唱片,再由画面催生出音乐,这中间的转化让这部作品的最终形态难以定义。我想象读者在翻看这本“唱片”配合音乐阅读的时候会引发多重的迷惑与丰富的体验。

小老虎:家庭有声相册。

吕   旻:初看接近6米长的《大迁徙》原作,被超大的体量所震撼。两年前,我和小龙花就开始着手编辑设计,去年七月已有完整样书,超大开本,呼应原作体量。小老虎在小龙花工作室看到这本书,并由此延伸出的音乐创作,是我们谁也没想到的。原本就打算在奇点艺术节发布一件mini《大迁徙》,内容有所简化,尺寸也跟着缩小,然而小老虎的加入,丰富了视觉以外的想象,绘画与音乐在我的设计中相遇。对我来说,mini《大迁徙》是正式版的诗意序章。 

Q9: 经过音乐、设计的演绎,《大迁徙》也在经历着意义和形态的“迁徙”,最后我想再请小龙花回到创作《大迁徙》的开始,用一句话描述一下你的创作动机,好让朋友们不要忘记它。

小龙花:遗忘提供给我一个注入想象的机会,让被遗忘的那些形态得以以一种新面目示人。那些长时间与人和动物相处的无生命体已刻入了他们的基因,成为了漫漫长路上相依的伙伴,让他们在原始鼓点中继续移动、变化,这是一场无穷无尽的迁徙。

大 迁 徙 | The Massive Migration (mini)

小龙花 | Xiao Longhua

音乐 · 小老虎 | J-Fever

整体设计 · 吕 旻 | Lu Min

145×125mm · 28P · 300册

封面图案 · 钟 雨 | Zhong Yu

幕间休息 | After Intermission 0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calendar

2021年 9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