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北京 1900

去年九月,收到了客户的一件装帧委托。《PÉ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北京历史与记述),出版于20世纪元年的平装书,书脊大部分缺失,封面和部分内页边缘有破损。封面上有精致的线描插图:一龙出海,一龙腾云。汉字、满文和维语文字标题同时出现,是清末“五族大同”思想的体现。

本书作者Alphonse Favier(1837-1905),汉名“樊国梁”,罗马天主教直隶北境宗座代牧主教,遣使会会士,清末著名的“中国通”。他1862年来华传教,曾组织“北堂”抵抗义和团。

樊国梁 (Alphonse Favier)
(图片来源:www.wikipedia.org)

北堂,也就是西什库天主堂,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什库大街33号,1703年开堂,北京现存最大和最古老的教堂,历经了无数动荡与战乱。1887年,有建筑教育背景的樊主教辅助其重建工作;1900年,他将其作为堡垒,试图保护3000多外国教士和中外教徒,经过两个多月的围困和恶战,死伤400多人,始终未被攻陷。1905年,樊先生在北京逝世。

北京 西什库天主堂“吃面不搁酱,炮打交民巷;吃面不搁醋,炮打西什库。”
——义和团营中顺口溜
(图片来源:www.wikipedia.org)

樊国梁先生的著作,就是这一部“北京史话”,其中有大量照片和版画插图,全方位地介绍北京的历史文化,对于建筑和民俗也有详尽的记述,是20世纪初的一本北京“百科全书”,具有重要的文献研究价值。出版于1897年的限量版本总数不明,共包含660幅版画,124幅照片,附有24张珂罗版印刷品,其中有部分彩色印刷版本。

有趣的是,我在一家巴黎拍卖行网站上找到一本特别美丽的书盒,里面装着《北京》的平装本,出版于1896年,被认为是正式出版日期前的唯一特殊版本,而且可能是仅存的一本。丝绸函盒十分豪华,封面有金线绣祥龙出海,中国制造。

《北京》特殊版本+书盒成交价:4,700欧元
(图片来源:kapandji-morhange.com)

1900年,这本书由巴黎出版社Desclée de Brouwer出版发行,共有524幅由中国画师绘制或复制的版画作品,封面和部分内页使用红黑双色印刷,也就是我拿到的这个版本的平装本。由于印量加大的缘故,现在坊间流传着各种装帧版本。

客户的要求是半皮半纸带书筋、书角的古典装帧,我建议制作函盒加以保护,对方欣然同意,红色是我们心照不宣的主色调,推荐了相搭配的手工装饰纸张,也得到客户肯定的答复。于是,工作很快进入第一步:修补和整理封面与内页纸张。由于大部分书脊已经不知所踪,经过客户的同意,我直接去掉了书脊纸,分离封面、封底,拆除简装书所用的旧线,去除书脊余胶,修补每一帖折叠处的断裂处或孔洞。

书本整体状态不错,但书脊和书口较破旧

这样的平装书,封面封底常常尺寸稍大,或留出勒口,对于装帧师来说处理起来很方便,我在裁齐破损毛边的同时,用多余的纸张,补齐了书封上的缺损处。第一帖的边缘破旧程度也比较严重,我用手术刀小心裁掉第一帖书口约1毫米,其他品相良好的书帖,就保持原样。这个过程漫长又枯燥,却也是翻阅欣赏书本的精彩内容的唯一机会,在缝制之后的步骤中,我几乎不再打开内页,以防万一弄脏书体。

在修补破损最严重的第一帖时,我看到原收藏者手写的一句赠言,在委托人解释后,方知是莫理循藏书,莫理循是一位曾旅居中国的西方旅行家、记者和政治家,尤其与北京颇有关联,这本《北京》即是他赠与某人的礼物。

With the kind regards
G E Morrison (莫理循)
Peking April 8 1901

补好的书帖,配上与内页纸色相似的脏页,在压书机里待了一夜,第二天拿出时非常平整,可以开始锯孔和缝制。因为是八开的大书,页数也多,我用了五根麻绳,使结构更稳定结实。 

扒圆起脊后,装上无酸板封面、封底。在书脊粘一层纱布。

刨齐天头。这是将平装书装成精装书的一道必要程序,去除天头的毛边,则不易堆积灰尘、生霉斑,有时也做彩色或鎏金装饰,因为在书顶部,即使放在书架也隐约可见。

用丝线缝制三色双层笃头。与机制笃头布相比,手缝的自然更精致,也更服帖,我的老师曾半开玩笑地说:“记住,笃头可是按厘米计费的哦!”

在书脊粘贴垫纸,然后反复打磨至圆滑,同时打磨处理封面纸板。 

粘贴书筋装饰,五根书筋是经典样式,位置也有明确规则。这次使用的是来自巴黎装帧商店的红色山羊皮,颜色和光泽都很美,裁出所需的大小和形状,局部修整、削薄。裱皮。

封面使用的大理石纹纸,不是一般的传统图案,这张纸出自湿拓工艺师和艺术家Marianne Peter之手,我参加她的工作坊时,体验过这门手艺的乐趣与辛苦,当然还有不断发掘新技法和新风格的精神。

然后,使用古典衬线字体Elzévir活字模,在圆脊上直接烫印金箔,法文书籍的习惯是作者名在上书名在下。真金的效果和金色漆片比起来,光泽不那么张扬,若隐若现,更加优雅。 

粘贴环衬是装帧的最后一步,带灰色细密裂纹的碎石图案环衬纸,也是大理石纹纸,呼应封面和笃头色彩。最后,将完成的书本放入压书机。 

书的本体工作完成了,就开始制作书函。古典风格常用的函套是严丝合缝的圆口函,像高级定制服一样,需要“量身定做”,为了更好地保护书体,纸板内侧是暗红色绒面羊皮,在反复测试松紧程度后,才开始按尺寸裁切纸板。靠近书脊的圆口,和两侧纸板边缘,都用极薄的山羊皮包边,与封面同色,在加固、打磨之后,裱一张黑色调的“胶画纸”,这种“年轻”的纸张装饰工艺,现在已经被广泛使用,尽管看似简单,专业工艺师的产品仍然很受欢迎,我选用的这张就是从比利时工艺师和装帧师Brigitte Chardome手中购买的,非常喜欢她大气的装饰风格,和爽朗的烟嗓。黑色纸张上排列断续的线段和点迹,和红色的皮革相互映衬,美丽又不抢风头。

最后,在靠近地脚处的皮边上烫印记号,以免将书本放入时上下颠倒。


工作完成


细 节

2020新年刚过,小心打包,寄出《北京》,然后离开北京,回到武汉,三天后武汉封城。这期间收到客户满意的答复,是阴霾中难得的一点阳光。写这篇小文,也希望与您分享这份快乐。

新年祝福:平安。

*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calendar

2020年二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