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优雅的事物破碎时越悲伤:《悲剧、巧合与L.L.D.M的双重生活》

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离奇事件,也许石真会沿着她的“档案与虚构”思路完成“Memories of Things Past”第二章、第三章……直到有一天我会作为一个普通观众,在某一个空间,顺理成章地进入她重新制造的影像故事。然而,2017年的10月的布鲁塞尔,就在石真得到L.L.D.M日记的几乎同一地点,“Memories of Things Past”的大量第一手资料、数据以及日记本全部遭匪徒盗抢。曾经从L.L.D.M呈现出日渐清晰的脉络又回归了神秘。

爷爷的毕业纪念册

今年八月,我回国工作一周,尽管匆忙,也一定回武汉见家人,这是毕业后的惯例。聊天时,爷爷递给我一本残缺严重的笔记本,问我是否可以修一修。于是,这成了我在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件工作——修复爷爷的大学毕业纪念笔记本,穿越六十五年,从北京到武汉到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