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阿丽克西斯从伦敦前往克里特岛,追寻母亲始终不愿谈及的家族故事,意外发掘出希腊斯皮纳龙格岛麻风病隔离区的一段悲壮历史。一九〇三年至一九五七年间,这座小岛与世隔绝,成为人人谈之色变的荒凉禁地,却也在世界大战中逃过一劫。阿丽克西斯的曾祖母和姨祖母都曾染上这种恐怖的古老疾病,被送往斯皮纳龙格岛,她们与家人中断了联系,但从未失去对生命的希望,五十四年的时光,消磨了所有的懦弱和狂热,只有人性光辉不曾熄灭。

了解过去的秘密,也许可以改变未来:在这次返乡旅程中,女孩和母亲也渐渐解开了自己精神困惑。


《岛》 维多利亚·希斯洛普 [英]

这是2017年初,刚刚抵达巴黎时,朋友送我的一本书,好像同时还有一些《法语会话练习》之类的书籍。这只是一本出版于2015年的普通平装本,“新经典”出品,南海出版社印制,翻译水平也很普通,可是,去朋友家取书时吃到的叉烧酥,在沙发床上读这段悲壮故事的肩颈酸痛感,连同巴黎寒冷潮湿的冬天,却组成了一篇特殊的记忆。几个月后,当天气转暖,也在完成了几块镶嵌拼皮练习板之后,我打算直接在封面上进行实践,于是从床头拿起了这本《岛》。

既然是中文译本,从一开始就想用中文字来设计封面,仔细挑选之后,选择了装饰性很强的篆字。

首先,从制作一张与封面同尺寸的样板开始,试验几种可能会用到的镶嵌材料,不仅能更清晰地看到成品效果,而且也能预先测试不同材料,因为对于不同质感的皮革,操作手法也会略有不同。

《岛》镶嵌拼皮练习板

皮革镶嵌,是将极薄的皮革粘贴在被刮去相同厚度表层的皮革上,因为比局部涂色更容易长久保存,从16世纪开始流行于法国,之后一直是运用最广泛的装饰方法之一,常结合烫金等技术使用,随着时代更迭,艺术风格和材料不断变化,在现代装帧艺术中也很常见。

《岛》封面皮革镶嵌制作过程:

绘制封面图纸,并用塑料片制作贴皮部分模板
小心刮去封面上图案内的皮革表面
贴入镶嵌皮革,用温热的工具压紧边缘 

在这本书中,我第一次尝试内书槽贴皮工艺,法语中被称为“合页”(charnière)十分贴切,因为是在翻开封面后所能看见的环衬折口处贴一层极薄的皮革,如同大门的合页,贴皮通常与封面皮革同色,形成分别独立的环衬两侧,封二像画框一样,有时还会有复杂的手工装饰图案,形成优雅精致的装饰效果。

环衬使用Claire Guillot工坊的蓝绿色调大理石纹纸,神秘、诡异、感性的繁复纹理,恰好与单纯的封面形成对比,恰好这个曲折的岛上故事。手缝丝线笃头色调淡雅,闪耀着微光。

深绿色Chagrin山羊皮全皮革精装,最终选择的二色贴皮是山羊皮和绵羊皮,在“岛”字中分离出“一山”的形象。

书脊经典五书筋,蓝色漆片烫印标题和作者名。

最后,我为这本书做了一件书函,圆口书函“量身定做”,能够严丝合缝地配合书本形状。封面同色皮革包边,全裱色调明快的蓝色水纹手工纸,内衬柔软的深蓝色麂皮,为了更好地保护书籍封面。取书的时候,仿佛斯皮纳龙格岛摆渡人从一望无际的平静海面远望,森林小岛渐渐映入眼帘,越来越近,心中浮现妻女的面容,近在咫尺,却再也无法亲近。

在地脚一端烫印标记,以免装书时上下颠倒
在巴黎Atelier Des Bernardins做完书和函时,拍下的第一张照片

成书全貌

相关链接 Claire Guillot大理石纹纸工坊联系方式:https://reliure-mailfert.com/pages/claire_guillot.php

*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发布者:Bai Kui

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1 and 1/2 atelier成员 ※ 幕间休息After Intermission项目发起人

留下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