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Day: 2019年4月19日

爷爷的毕业纪念册

今年八月,我回国工作一周,尽管匆忙,也一定回武汉见家人,这是毕业后的惯例。聊天时,爷爷递给我一本残缺严重的笔记本,问我是否可以修一修。于是,这成了我在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件工作——修复爷爷的大学毕业纪念笔记本,穿越六十五年,从北京到武汉到巴黎。
爷爷的毕业纪念册